廣告
首頁   >    國內   >    正文

誰讓匯源果汁連年虧損負債百億?一文揭示背后深層次原因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19-12-20 11:36:25

匯源集團創始人朱新禮債務風波持續發酵。

1.jpg

  外匯天眼APP訊 : 匯源集團創始人朱新禮債務風波持續發酵。

  先是10月初,先鋒系P2P平臺網信普惠發公告揭示匯源集團旗下四家企業借款約418萬元逾期。兩個月后,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一份民事裁定書顯示,9月20日,招商銀行曾向法院申請對德源資本訴前財產保全,包括查封、扣押、凍結德源資本持有的股權、銀行存款及其他價值共計人民幣41.03億元財產。

  而德源資本的董事,正是朱新禮。因此法院裁定朱新禮在德源資本屬于“有權代理人”。

  緊接著,民生信托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北京匯源飲料食品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匯源飲料”)的實際控制人朱新禮及其名下企業的股權,即通過司法網絡平臺公開拍賣朱新禮持有的北京正和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0.9%股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通過公開信息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朱新禮先后四次由于個人運營的企業失信而被法院列入被執行人名單,并發放了限制消費令。

  一時間,這位曾經的“果汁大王”淪為“失信人士”,令業界唏噓不已。

  一位熟悉朱新禮的知情人 士透露,朱新禮之所以陷入一系列債務風波,表面原因是2008年可口可樂收購匯源集團被否后,朱新禮重整的業務團隊運營效果不佳,導致公司扭盈為虧,最終欠下逾百億債務。但其背后深層次的原因,應該是朱投入巨額資金布局果蔬種植產業欲打造全產業鏈企業,但在去杠桿與經濟下行壓力增加的新環境下,卻未及時做出業務調整,反而依靠借新還舊與資金期限錯配“解困”,最終導致個人與企業雙雙陷入債務泥沼。

  由于匯源集團旗下港股上市公司匯源果汁(01886.HK)在未經董事會批準與履行相關信息披露義務的情況下,向關聯企業北京匯源飲料提供約42.82億元人民幣短期貸款,違反港交所相關上市規則,導致匯源果汁股票從去年4月起停牌至今。

  按港交所相關規定,若匯源果汁在明年1月31日前不能滿足復牌條件,股票可能會被強制退市。

  “一旦匯源果汁被強制退市,朱新禮面臨的債務風波將更加嚴峻,不但上市公司匯源果汁的股東方會向朱新禮問責,而且向匯源果汁提供貸款融資服務的金融機構也可能會向朱新禮追償相關信貸損失。”一位熟悉香港資本市場法律的律師如此分析。

  在這名律師看來,朱新禮的“遭遇”,就像一面鏡子,揭示在當前去杠桿與經濟下行壓力增加的新環境下,此前謀求多元化布局快速擴張業務的民營企業家若沒有迅速調整業務方向,甚至剝離非主營業務“斷臂求生”,很可能會重蹈朱新禮的覆轍。

  誰讓匯源果汁連年虧損負債百億?

  朱新禮與匯源集團目前的境況,很大程度源自2008年可口可樂收購匯源集團被否。

  具體而言,由于匯源果汁一度風靡市場,吸引可口可樂公司計劃斥資179.2億港元(相當于匯源集團當時估值的兩倍溢價)收購,但由于涉嫌市場壟斷,最終這筆收購被相關部門叫停。

  在那個時間段,朱新禮布局顯得相當積極。他一方面花費大量資金布局果蔬種植等上游產業,甚至打算將收購資金悉數投入到上游果蔬種植領域,成為國內最大的果汁原料供應商。而另一方面,他解散了原先的業務團隊。

  匯源果汁一名離職的管理人員透露,最終的收購夭折后,令朱新禮措手不及。一方面,他必須重新組建業務團隊,令匯源果汁保持業績增長,另一方面他還得延續自己的上游產業布局與巨額投資。

  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通過公開的信息也可以佐證,那個時段,匯源集團先后在全國逾15個省投資約30個農業產業園區。僅在湖北鐘祥建設一個生態綠色產業園,投資規模就達到142億元。

  但是,可口可樂收購資金無法到位,朱新禮顯然面臨不小的資金壓力,當時,他以港股上市公司匯源果汁的經營現金流與業績增長作為支持,給上游產業布局持續“輸血”。

  前述匯源果汁離職的管理人士透露,當時有人建議朱新禮應將產業鏈布局步伐慢下來,因為上游產業投資額太大,正導致上市公司資金壓力過大,但朱新禮覺得若能建立全產業鏈的果汁生產制造銷售企業,其估值與個人成就還會更高。

  朱新禮當時的解困做法是,通過招募職業經理人團隊改善公司業績增長,帶動匯源果汁發揮更強的資金造血功能,為上游產業布局提供資金。然而,職業經理團隊與匯源集團家族企業管理機制顯得格格不入,不但導致匯源果汁連續6年經營虧損,還出現6年更換5任CEO的現象。

  另有多位知情 人士透露,由于朱新禮掌控下的企業,家族氛圍比較濃重,令職業經理人團隊無力推進企業經營銷售策略的轉變,導致匯源果汁一再錯失市場機遇,被其他競爭對手后來居上。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指出,華東、華南地區作為中國相對富裕的兩個區域,匯源果汁的業務發展處于相對弱勢,但它沒能抓住消費升級及區域消費紅利,促使業績增長。

  最終,為了解決上游產業布局資金缺口,匯源果汁在未經董事會批準與履行相關信息披露義務的情況下,向關聯企業北京匯源飲料提供約42.82億元人民幣短期貸款,違反港交所相關上市規則,導致匯源果汁股票從去年4月起被勒令停牌至今。

  值得注意的是,朱新禮一度找到合作伙伴“一次性”解決匯源果汁債務等問題。

  今年4月,匯源果汁宣布與天地壹號合作發起合資公司,共同拓展匯源果汁飲料市場。具體而言,由天地壹號以現金方式向潛在合資公司出資36億元,占股60%;匯源果汁則以資產出資方式出資24億元,包括匯源果汁商標等。但3個月后,這次合作宣告提前終結。

  這導致匯源果汁負債逾百億的資金壓力被迅速“放大”,促使各路金融機構紛紛采取措施凍結匯源集團或朱新禮個人資產確保自身利益不受損,引發近日一系列債務風波持續發酵。

  在多位了解朱新禮性格的人士看來,匯源集團與朱新禮之所以陷入債務風波,原因眾多——當年可口可樂收購夭折留下的后遺癥、朱新禮產業鏈多元化布局步伐太快太猛導致資金鏈吃緊、家族企業管理機制導致企業管理矛盾與錯失眾多市場發展機會或許僅僅是表面原因,更深層次原因,是他沒有快速及時調整策略以應對去杠桿與經濟下行壓力增加的新環境,最終釀成如此結局。

  多元化布局太快太猛“后遺癥”?

  朱新禮“跌落神壇”,某種程度也是當前眾多知名企業家未必適應新經濟環境的一個縮影。

  “近期,我發現不少知名企業家幾乎都在為融資四處奔波。”一位國內大型創投機構合伙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究其原因,在此前經濟高增長期間,這些知名企業家紛紛推進產業鏈多元化布局的步伐太快太猛,導致在去杠桿與經濟下行壓力增加的新環境下,他們都陷入不小的資金鏈吃緊困局。

  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他相熟的多位環保領域知名企業家在前些年也將業務范疇擴展到污水處理,大氣污染處理,固體廢物垃圾處置等環保業務,希望打造環保全業務鏈企業謀求更高的企業估值與個人成就,換取大量地方綜合性環保業務訂單實現業務規模快速大擴張。

  “坦白說,我覺得他們是在蛇吞象,因為地方綜合性環保業務訂單動輒數十億,且投入回報周期很漫長,不是這些企業自有資金所能承擔的。”這位創投機構合伙人認為。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這些知名企業家四處借入短期資金用于長期環保項目投資,導致資金期限錯配問題日益嚴重,加之部分環保項目因地方財政 付款延后而導致現金回款周期被拉長,進一步加劇企業債務壓力。如今,這些企業家天天都在想辦法借新還舊避免債務違約,根本沒精力做好主營業務與技術升級,甚至個別企業家感嘆自己若解決不了眼前債務,有可能會重蹈朱新禮覆轍。

  “因此我一直建議他們必須果斷剝離非主營業務或壓縮產業鏈布局降低負債率,先集中精力做好主營業務與技術升級,只有將后者做好產生源源不斷的現金流,企業才有資本做更多的事。”他告訴記者。但他發現,這些知名企業家也明白其中道理,但礙于面子(不愿讓外界認為自己實力削弱)始終下不了決心,寧愿將自己陷入債務風險爆發的邊緣。

  當然,企業家們陷入的類似投融泥沼,或許也有外人無法透析的原因,畢竟,變幻莫測的市場因素和其本身的運作模式,并非是外人能夠完全透析。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经典麻将(单机版)